千里凌酱

=凌酱,超深度Cathy厨+Danny x Cathy厨。我爱Cathy一辈子。两年DC厨/杀戮天使坑打卡😂

文豪野犬坑=霍米一生推。玛格丽特大小姐和晶子姐姐是本命。其实是看着乱晶入的坑233

小号(子博客)@伊勢エリア,用于发完成度极低的涂鸦/绘图过程/发牢骚

大概是冷门之友(*´ω`*)✨

只吃BG,不逆不拆,被拆了会想跳楼(´°̥̥̥̥̥̥̥̥ω°̥̥̥̥̥̥̥̥`)
⚠️DC洁癖⚠️霍米洁癖⚠️

微博/B站@千里凌酱
封面/头像By自己
P站id=4279071
欢迎同好勾搭~
抱图或者有什么用处记得来敲我一下哦(*´ω`*)

我的心跳:————————————

安详(。 ˇwˇ 。)…😇✨


我要把这个天使举高高(● ˃̶͈̀ロ˂̶͈́)੭ꠥ⁾⁾

一条闲到失眠的咸鱼:

想送千里太太Cathy 的热缩片!!!


太太是什么绝世天使😭😭😭


C厨相拥而泣


望太太不嫌弃!!! @千里凌酱 


想做一套寄给您!!!qqqqqqqq

想把一些以前的图印成吧唧来玩!能按个推荐这里会很开心!



淘宝购买链接戳这



注意,除了淘宝【千里氏】这家店铺外,其他未注明就使用我的图印制周边的全部属于盗印行为,目前已经发现了某抱枕,卡贴,明信片等等,我实名抑郁了




熟人/DC群可成本价购入,详情请私信


群号见评论

【新角色追加!(假的)】


Candy·Dickens,自设的Danny和Cathy的女儿。相信认识我很久的人对这个角色不会陌生哈哈哈


这次模仿着动画的画风画了个人设图。


P3中文版。


更多详情戳:


Candy初设合集


成年Candy和那个时期的DC二人


2017Candy生贺

旗袍服大小姐~画出来治愈一下4000石没出晶子姐姐却歪了三张芥芥的我……


后面塞了一些旧图(´°̥̥̥̥̥̥̥̥ω°̥̥̥̥̥̥̥̥`)

年轻的医者哟,你掉的是左边这只帅帅C,还是右边这只软软C呀(。・ω・。)




【被老婆蒙蔽了双眼

【DannyCathy】共犯者

*杀戮的天使/CP=Danny x Cathy

*画手写文惨案现场

*X描写含有

*令人感到不适的文风和剧情

*车刀糖并行,本质其实是糖



Cathy将背轻轻地靠在床上,减缓上半身重量所带来的压力。

她用手环住Danny的脖子,感受着他一点一点的推动,缓慢而又深沉,并不激烈。纵使摩擦带起了令人难以言状的快感,她并没有象征性地放开声音,而仅是小口气地喘息着。


这个过程异常的寂静。


正当Danny抬起头,他察觉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嘴唇微微颤动,似语非语。


“好……”


“……”Danny没细想其中的内容。


……


“……好恶心。”


他诧异了。在那几个字从她口中吐出的那一瞬间,他瞪大了眼睛,仿佛一阵电流穿击经过,身上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自身长期以来的【自卑】所留下的“病症”一点一点将他吞噬——


是因为我的【丑陋】而感到恶心了么…!



Danny静静地观察着Cathy的脸庞。她用手臂挡着自己的眼睛,但是他明显地看到了她脸上缓慢滚动的泪珠。


“好恶心……我明明是知道的……我明明是知道你现在所想象的,躺在你面前的……”


她的泪腔越来越明晰。抽噎声和细碎的话语声杂糅在一起,将Danny从病症的臆想中拉回现实。


“我说,你有这么想过的,对吧?把我想象成那双令人憎恶的深蓝色眼睛以博取额外的快感!”她放弃了忍耐,径直地喊了出来,甚至伴随着发出了令人胆寒的笑声。“——而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甚至还沉溺于这种令人作呕的感觉啊!……喂,Danny,你告诉我呀——我已经不明白这是谁的罪孽了……”


最后这句话很轻。


他看着她的眼睛。湿润的翠珠,比任何时候都明亮,而瞳孔仍旧是深邃的黑暗。这样的眼睛竟意外地触动着他。半晌,他轻轻捧起Cathy的脸,用手理顺了她被泪水打湿的短发。Cathy本想将他的手移开,可刚碰到他的手,瞬间就失了力气,于是又收回了自己的手。Danny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手的冰冷——相较平时她手掌心炽热的温度。


Danny慢慢地贴近她的脸,轻轻舔去她眼角的泪珠。Cathy感到眼角一阵湿热的痒感,将脖子往回缩了缩。


“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吗?”Danny轻声问道。


Cathy撇开了脸,眉毛紧锁着,用牙齿咬住颤抖的下嘴唇,愤怒与厌恶感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她没有回答。


“那么,换我来质问你吧。”


“你明明都还没……”


Cathy还没说完后面半句,Danny就用食指挡在了她的嘴唇前,以示请求安静。


“Cathy。你能够接受这样丑恶的我吗?”


她算是想明白了,自己根本不明白这个医生心里装的是什么。扫了一两眼Danny的面庞,虽然他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仍是宁静的,但此刻却多出了一分诉求的欲望。


“是吗。这就是一直以来囚禁你的枷锁?”Cathy将原有的那份柔弱收了回去,转而平静地诉词。“'丑恶'什么的……从来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吧?你究竟又听谁说过这个词语呢?”


“……是这样吗。所以你的回答是?”


“啊啊……所以我刚才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歇斯底里地表达呀?明明是个心理医生,却连这么简单明了的答案都构不到……”刚收回的泪水又再次被逼到了眼眶里打转。她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眼泪竟是如此的廉价,几乎从来没流过眼泪的她竟在今天因不合时宜的情意表达而将眼泪挥霍光了。今天的她一直在做着触犯自己内心地位的事。


Danny一时间像是被点醒了一般。作为心理医生,洞察病人心理易如反掌,也如同生活习惯一般自然,然而这最基本的判断却被自己长期以来的病症给扰乱,导致他一直都没有察觉。


要是早一点察觉到,会不会更好呢。


“既然如此,答案已经很明显了……”Danny闭上眼睛叹息。“让我也给你的质问一个答案吧……好好地看着我的眼睛。”


Danny的眼睛。如果说他喜欢死寂的眼睛,他自己的应当是再合适不过。


Cathy望着他的双眸。自己落魄的模样倒映在那了无生机的义眼上,真是糟糕透顶的组合……但感觉不坏。


“仔细看好了……这双丑恶的眼睛里面倒映着的,除了你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从此以往永远也不会再有了。


他凑到了Cathy的耳旁轻声低语。“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她的呼吸渐渐变的急促。


“乖孩子……。”Danny扶起她的头,让她搭在自己的肩上,而后温柔地抚顺着她的后脑勺。


“要是平时的话,我绝不会让你这样顺心作恶的。”很自然地,Cathy回抱住了他的腰。


“所以就今天这一次,让我坏得更彻底一些吧?”


余下的夜晚,应当是共犯者的狂欢。

【杀戮的天使手书】【DC】Liar Dance我做完了!!!25+张新图的爆肝!!!起舞吧骗子!!!

链接在这